关灯
护眼
    虽然开始下雨,但这点雨对居住在伦敦的西里斯来说完全不足为道,或者说大部分人遇到这种雨只会慢悠悠地继续在雨中漫步。

    不过梅林不想站在这里淋雨,他也就听话地跟着一起离开。

    “我送你回家吧?”他非常自然地说,“不知道能不能收留我一晚呢?我家离这有点远。”

    “……你睁眼说瞎话的能力还真是挺强的。”梅林瞪了他一眼,“之前我感觉到的视线就是你吧?住在离我这么近的地方也好意思说远?”

    被这样直白地戳穿谎言西里斯也没什么反应,只是有些遗憾:“被你发现了。”

    “你竟然搬到我隔壁!有没有搞错?”得到确认后梅林更加震惊,“知道你这种行为一般被称之为什么吗?”

    闻言西里斯故意皱起眉头,像是冥思苦想那样,好一会才吐出一句话。

    “有钱?”

    “你赢了。”

    这种回答都能说出来,这家伙不是一直说他早就不是什么少爷了吗?看来有些事情还真是根深蒂固地烙在潜意识里。

    小雨淅淅沥沥坠落,很快衣服就沾染上一层滚动的水珠,梅林擦了一把脸上滑落的雨水,心里嘀咕着要不是现在是假期就可以用魔咒了,然后又觉得不对劲——她不是已经毕业了吗?

    对啊,他俩为什么要在这里傻乎乎地淋雨?

    “西里斯,我发现——”

    她正准备开口说出这个重大发现时,垂落的右手突然被碰了一下,她肩膀不自觉一抖,低头看到西里斯试探性地一点点扣住她的手指,直至完全交握。

    “怎么了?”西里斯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样侧头看了过来,雨水从他下颚滴落,直至落进衣领。

    梅林愣了好几秒,感觉好不容易才平息热度的耳朵再次发烫起来,她悄悄收回视线,连西里斯的眼睛都不敢看。

    “我们完全没必要淋雨,可以用魔咒的。”她慢吞吞地说,“而且平常好像也没怎么遵守过校规。”

    西里斯视线落在她身上好几秒,就在她快承受不住压力抬头之前,西里斯突然大笑起来,极其愉快地拿出魔杖。

    “对啊!”他语气雀跃的就好像不是普通地发现他们已经不再受魔法部规则限制,而是什么足以改变未来的伟大发明那样,他脸上的喜悦简直要满溢而出,哪怕身上已经都是雨,也丝毫不能掩饰那种耀眼的情绪。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他将手握得更紧,“你真是太聪明了!”

    尽管知道西里斯是心情很好所以才会表现的这么开心,但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原因被如此夸赞,梅林还是有种他在把自己当弱智的感觉。

    “现在心情会不会好点?”

    “刚刚还挺好的,看到你后就不太好了。”

    “假话。”

    “一点也不假。”

    “我倒是心情很好。”

    “看出来了。”

    “嗯?你怎么看出来的?”

    “说话时记得收敛一下脸上的笑容,我真怕你笑晕过去。”

    “有这么明显吗?”

    “地上都是水,你去找个坑洼照照吧。”

    “照了,果然还是梅林最喜欢的那张脸。”

    “谁喜欢了?!你真是自恋狂!”

    “坦率一点嘛,明明之前——”

    “布莱克!”

    西里斯举起另一只手作投降状。

    “好好好,我不说了。”他嗓音含笑,“说起来,你今天一直心不在焉的,凤凰社会议上的内容有听吗?如果没有的话,我给你讲一遍?”

    “你对我这个天才学神有什么误解吗?”梅林用胳膊肘撞他,“就算我看起来不在状态,也绝对有把校长的话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