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目送李泰兄弟几人满脸颓丧地走进了皇宫,李让长叹口气,也转身朝莒国公府走去。

    从李泰找上他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此次李承乾遭遇算计,很大概率要不了了之。

    毕竟,李泰等人也都是他的亲儿子。

    他能顺藤摸瓜,弄死一些小喽啰,却不可能对自己的亲儿子下手。

    至于世家门阀,既然他们打定主意将所有皇子都拖下水,那就不可能给李世民留下什么把柄。

    更何况,人心难测。

    谁又能保证,李世民的其他儿子,就没有人觊觎太子之位?

    想到这里,李让不由得摇摇头,一脸低沉道:“算了,还是交给陛下头疼去吧!”

    将此事抛之脑后,李让径直带着亲卫来到莒国公府。

    唐兴见是李让来了,则是连通禀都懒得通禀,对着李让拱手一礼,便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李让也不介意,莒国公府,他太熟悉了。

    找准方向,他抬脚便朝着礼厅而去。

    走到礼厅门前,一阵粗犷的大笑声便传出房门。

    李让伸手掏掏耳朵,大步进门。

    “唐伯伯,安兄!”

    随意地对着礼厅之内的两人拱手一礼,李让便径直走到一处空位上坐下,问道:“唐伯伯和安兄聊什么呢,聊得这么开心。”

    看见李让,唐俭和安修仁止住笑声。

    唐俭笑呵呵地抚着胡须道:“老夫听说修仁说,他家那两个小崽子跟着你学了几个月的学问之后,连家都不愿意回了?”

    李让随口笑道:“那是因为小子家里的饭菜好吃,小孩子嘛,哪有不喜欢美食的!”

    这话一出,安修仁顿时脸色一黑,语气不善道:“你是侯爷,某也是侯爷,你府上是炒菜,某府上也是,某府上的饭菜怎么就比你差了,我看就是你把那两个小崽子教坏了!”

    李让翻了个白眼,摆手道:“是又如何,当初是谁求着我收下乐文乐武的,难不成是两个小孩自己跑到我府上的?”

    听着李让阴阳怪气的屁话,安修仁老脸更黑,唐俭则是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

    主要三人实在太熟悉,联盟也异常稳固。

    所以彼此之间开起这样的玩笑来,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安修仁还欲说话,唐兴忽然小跑进门,对着唐俭拱手道:“公爷,客人到了!”

    “哦!”

    “快快请进来。”

    唐俭的笑声戛然而止,急忙对着唐兴挥手,示意他请客人进门。

    李让凑到安修仁边上,一脸好奇地问道:“公爷除了叫咱俩,还请了谁过来?”

    “不知道!”

    安修仁冷冰冰地回了李让一句,顿时引得李让脸皮直抽抽。

    “小气,明日我就给乐文乐武放假,这样总行了吧?”

    听见李让做出承诺,安修仁的表情终于好看了一些。

    他看了一眼唐俭的背影,旋即小声道:“公爷还请了御史台的侍御史过来!”

    “侍御史?”

    李让一愣,随即低声道:“公爷这是要将卫公朝死里弄啊?”

    “差不离吧,反正卫公这次的大功,肯定是别想要了!”